•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工程案例  人才招聘  新聞動態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News
    創作的需要因園林古建此而變得巨大而迫切
     

      2017年1月10日《假山 假 假山》亮相天津市海河東路國泰橋南側200米 “三三畫廊 ”,作為“三三畫廊”揭幕展,該展覽由朱青生教授策展,鄧國源、李金國、成軍、范治斌、郭睿、園林古建趙少儼、韓斌、方向樂八位藝術家以山石為題,園林假山對于傳統與當代藝術、環境與人的關系等問題各抒己見并進行對線日《假山 假 假山》亮相天津市海河東路國泰橋南側200米 “三三畫廊 ”,作為“三三畫廊”揭幕展,該展覽由朱青生教授策展,鄧國源、李金國、成軍、范治斌、郭睿、趙少儼、韓斌、方向樂八位藝術家以山石為題,對于傳統與當代藝術、環境與人的關系等問題各抒己見并進行對話。

      這是一個關于假山的展覽。展覽由兩個對比強烈的并置的作品群構成。假山本來就是一個虛擬的形式,指向山水——山水似乎代表自然、宇宙和真實。假山一直被看成中國文化的象征,因其山水背后是中國古代的一種理想和情懷,既是江山,也是風雨。在七位國畫家的作品中,能看到這樣的一種對理想的懷想和追憶。但是,在轉折中回望假山,已經不是簡單的追憶,而是一種對當下問題的鏡像比照,對比出一種山水社會的 “烏托邦”,虛無縹緲,美輪美奐,高懸于現實的失落之上,呼喚著新時代的妄想,同時有意提示當代藝術的深層的根源。假山不是“創作”,不是雕刻,而是更換現成的事物——自然的石頭——的擺放的位置和觀看的角度,使之成為山水的象征,也就成為藝術,成為用藝術解釋世界和人生的方法。幾位寫意高手李金國、成軍、范治斌、郭睿、趙少儼、韓斌、方向樂諸家深得筆墨精髓,筆意松泛而文情充沛,示范了中國古典藝術看待世界的道路,也警醒著人們這種近乎絕唱的境界。

      在這個展覽中,假山發生了特殊的轉移,所用材料是廢棄的工業殘骸,假山卻是“假”的。鄧國源用碾碎的汽車廢件造出假山,再一次用虛假模仿虛擬的方式做出假的“假”,假作真來真亦假,赤裸地擊破農耕田園的烏托邦,同樣擊破工業革命之后的社會景觀,使幻覺改變方向。新媒體時代,每個人的虛擬世界開始介入生活,這個展覽對古典圖畫的反思和對現代景觀的破壞使之變成山水社會轉型的標示。這種“假”就是虛擬時代的真實,人類將會遭遇一個新的境界,這就是:世界將交由人類創造,藝術家將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它將是對社會的全新責任和開拓,也是對人自我的一輪救贖。

      這個展覽的重要之處正在于把這種對過時的理想的質疑和反思聯系在一起,這種懷疑體現在鄧國源用汽車的金屬殘骸肢解的碎塊所做的對假山的虛擬。假山是虛擬,對虛擬的虛擬又是什么?世界就是在這個質疑中走向了一個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就是用對現代化的超越、對工業化的超越,揭示一個“山水社會”的到來,而藝術再次充當了先鋒。1995年,互聯網開始出現,一個新的世界——山水社會開始了。由于互聯網、生物工程和宇宙探索,社會與20年前差別巨大,藝術首當其沖。1994年,園林假山當《景觀社會》(1967)的作者開槍擊中自己的心臟自殺的時候,互聯網還沒有出現,資本可以控制和掌握公共媒體和傳播途徑,個人的反抗和抱怨既沒有機會聲張,更不可能自由地、散漫地傳達給其他人。如今,無數的零散的個人構成失控的風景,殘破的工業時代的汽車零件被粉碎,粉碎了后工業社會殘留的政治的對抗性和階級斗爭的簡單觀念,不再將景觀設定為單方面的資本的特權,而任何一個年輕的、微不足道的、底層的和邊緣的個體,都可以隨時通過網絡和社交平臺,將局部的、單獨的對資產階級的強烈的批判和反抗,對市場的警惕和抱怨,對自我的拯救和解放,迅速放大并收獲奇效。園林古建所以“假山 假 假山”是在第四次產業革命在虛擬的虛擬中粉碎了工業社會和公共媒體的景觀社會之后,實驗山水社會的可能性。

      1.明確了山水社會是對景觀社會的超越。景觀社會屬于第三次產業革命,而山水社會屬于第四次產業革命。園林古建汽車作為第三次產業革命的標志物,在這個展覽中被碾碎了!吧剿迸c“景觀”的區別在于散點透視與焦點透視的區別。頗具挑戰性的“過度城市化”問題揭示了全球化帶來的“城市景觀化”與“自然城市化”這一組矛盾,也引發了對世界的重新定義和理解!斑^度城市化”的問題本來是一個社會問題,人們即使對它進行報道和觀察,也是以類似于《焦點訪談》和《法治追蹤》這樣的做法,從社會問題的角度進行。但是由于互聯網使得生活在其中的人、旁觀者和具有權力的人都有同等的機會去把他的觀察發現和對問題的分析化為圖像發表出來,園林假山這時的景觀已經不再是一個單一的、整體的圖像,而是無數的碎片、不同的角度和截然相反的態度在相互對抗和相互抵消。在假山中可以自由地圍繞觀看,而在虛擬的假假山中,虛擬卻是碎片化的線.山水社會是用三遠法(高遠、平遠、深遠)展現人類被生物工程和宇宙探索擴展了的感覺和對象,指向了重新創造的新世界的前程。人的感覺的延伸和對象的虛擬化創造使未來的媒介發明和創造實際上走向了一個全新的時代,這個時代表面上看起來有很多新媒體、新方法、新觀念,但是實質上帶來了一個新的“人的觀念”,經歷著人的本性獲得延伸、世界的本質從“實體”轉向“形相”的深刻變化。同樣,設計向媒介的變化,表面上看起來是一種技術的變化或者科目的變化,其實內里還是理念的變化。這個時候,我們需要的藝術已經不是為哪個階級或者哪一個政治理想服務的問題,一切都是造作和虛擬,也是創造和責任,每一個作品都是為單獨的人即所有人服務。我們不會因為性格、種族、性別、年齡及其政治和宗教信仰剝奪任何一個人的尊嚴和自由,因此我們的作品應該為每一個人服務,每一個人都是的,人與人之間都是互為的知音,但又互不相屬。人類每一個人都有權利對藝術和設計提出要求,創作的過程應該是一個互動的過程,應該是一個作者和觀者互相影響的過程,應該對每個人的文化,每個人的性格、性別,甚至是性別的取向都要有所寄托、表達、關注和包容,這就是“人學”的理念。

      未來的世界是一個虛擬的形相世界,這個時代其實已經到來,我們今天所習慣的物質環境、我們所說的物質世界或者我們所說的現實都將受到極大的挑戰。在虛擬現實、影像傳播、情境游戲、全感覺交互設計和多種媒介交織的過程中間,未來的世界很大程度上是藝術家建造出來的,也就是說,過去的假山只是為景觀世界培育描繪者,或者是世界的描繪者和美化者,今后假山將會參與世界的建造和創造,因為世界已經從景觀社會進入了山水社會,“假山”在展覽中本身也是“假”。畫家的筆墨是傳統的虛設,現代的裝置是發展的創造,二者會合,相得益彰。

      假山是對真山水的摹仿,畫假山是對假山的摹仿,用汽車廢料做假山是對假山圖畫的摹仿,此事為“摹仿的摹仿的摹仿”,第三次摹仿卻是在給我們揭示一條通往第四次產業革命引發的道路,這就是今天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將指向一個新的方向,創作的需要因此而變得巨大而迫切。獲得表達比表達什么更為重要,這就是新時代的景觀和風景。風景本身已經不是一個單一的對象,而是一個經過人處理的圖像和觀察解釋的一個不斷變動的對象,而城市過度化正好落在為令人焦慮和關注的焦點上。
    以上信息由揚州品軒園林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整理編輯,了解更多園林假山,園林古建信息請訪問http://www.huaxundongli.com

               
     
    13373699703
     
    地址:揚州市邗江區蔣王街道何橋村立新組12號
    電話:13373699703
    郵箱:13373699703@qq.com
    版權所有:揚州品軒園林建設工程有限公司
    備案號:蘇ICP備19018655號-1
    網站地圖
     
    好多水好爽小荡货好紧好热